中国企业-美国虽然企业服务公司的市值没有消费互联网公司高

  • 时间:

【漠河下雪】

曾經有一個行業,美國同類公司已經是20億美金的估值了,中國這個行業的領跑者一開始也能做到一年1個億的收入,利潤有幾千萬,但是很快大家發現這個行業非常好,三家一線基金全部投進去,打價格戰,把這個行業全打成免費的了,這個行業在中國已經完全廢掉了,這是一個血淚的教訓,我們希望中國的投資人和創業者能夠保持剋制,為提高資本效率,提高回報大家一起努力,謝謝大家。

以下為演講實錄:朱嘯虎:大家下午好,很高興來到DEMO CHINA分享。最近兩年,大家一直在講中國互聯網進入了下半場,下半場基本上就是企業服務。但同時也有一個聲音講企業服務還是非常困難的。昨天我去參加阿裡的創業營,都是企業服務的公司,都是人工智能的,大家都在比慘,都在講創業還是非常艱難的。

併購的時候,餓了麽的小伙伴還問阿裡,能不能換一部分阿裡的股票?他們很看好併購以後阿裡的表現,但“爸爸”覺得錢太多了,所以全部現金,不用股票。現在不僅這些互聯網企業上市時市值很高,併購的規模同樣可以很大,可以大到幾十億美金,甚至有可能看到百億美金以上的併購案例,這說明中國的消費互聯網已經很成功了。

到底有沒有機會?機會在哪裡?十幾年前,我們剛剛開始做投資人,做VC的時候,那時候美國投資人同樣問我們,中國互聯網到底能不能賺錢?十幾年前美國投資人不願意把錢投到中國互聯網裡面去,因為基本上看不到退出的路徑,也並沒有什麼併購發生。

但是美元基金還是非常多的,美元基金的錢還是非常非常充足,我們看到很多中國的企業服務公司很有可能會陷入價格戰,所以對於中國企業服務公司要求也非常高,既要懂產品,也要打造軟件產品,同時需要有拼融資能力。

朱嘯虎認為,中國的互聯網市場已經進入下半場,即企業服務公司的時代。與上半場消費互聯網相比,企業服務公司的資本效率更高,給投資人帶來的回報也更高。

去年阿裡巴巴併購餓了麽,是95億美金全現金併購,這是全世界最大的一筆全現金收購案例,當然,美國可能有市值更高的併購,但其中很多都是股票。

雖然今天講資本寒冬,但資本寒冬是指人民幣基金,資管新規以後,人民幣基金除了一線基金以外,基本上都沒有錢了,我們剛剛募了十幾億人民幣基金,彈葯還很充足,希望大家能來找我們勾兌一下。

我們希望中國的企業服務公司同樣也能在未來5年、10年,為中國的投資人創造更多的回報。但是說實話,我們看到今天中國企業服務公司很有可能同樣會陷入價格戰。

但朱嘯虎強調,中國的投資者和創業者要保持剋制,有耐心,避免陷入價格戰。

新浪財經訊 由創業邦主辦的“2019創新中國·未來科技節”於9月18日-19日在杭州舉行。金沙江創投主管合伙人朱嘯虎出席以“產業互聯網,下一個10年的周期性機會”為題發表演講。

另外一個對比就是uber,雖然有500多億美金市值,但是上市前累計燒燒掉了150-200億美金,用市值除以累計融資金額,結果還不到三倍,所以消費互聯網公司的資本效率非常低,中國市場就更差了,像滴滴,美團都不到兩倍,因為中國企業的競爭更激烈,補貼更厲害。美國雖然企業服務公司的市值沒有消費互聯網公司高,但是它的資本效率高,所以最終為投資人創造的價值是更多的。

另外,這些企業服務型公司看上去市值沒有消費互聯網公司那麼高,但是美國的VC從企業服務里賺的錢比消費互聯網更多,為什麼?因為企業服務公司的資本效率非常高。拿Zoom為例,現在是250億美金市值,但是上市前,它累計融資才1.3億美金,用市值除以累計融資金額算,這超過了200倍。

我相信,今天沒有投資人再會問這樣的問題了。中國的消費互聯網已經非常大了,阿裡、騰訊都是三千億、四千億美金的公司了,和美國的facebook,亞馬遜相比,雖然市值可能還小那麼一點,但是至少處在可比規模上了。

新浪聲明:所有會議實錄均為現場速記整理,未經演講者審閱,新浪網登載此文出於傳遞更多信息之目的,並不意味著贊同其觀點或證實其描述。

但是企業服務怎麼樣呢?同樣還是有機會的,但確實會慢一點。做企業服務的公司,不管是創業,還是投資,都需要更有耐心,因為(退出)時間會更長一點,不像To C的消費互聯網公司,有些明星企業可能兩三年就能成為幾百億美金估值的公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