点击关闭

非法生产-表明公民监督权在当地是相对失灵的

  • 时间:

【纳德拉父亲去世】

13日上午,山東省應急管理廳派出督導組趕赴現場,對曝光問題進行現場督導。目前涉嫌威脅記者的企業廠主以及泄露信息的應急辦工作人員,身份均已確定。他們分別是青島政潤來建築材料有限公司總經理秦新某和田莊鎮應急辦主任於某。

電視問政雖然結束了,但追問和反思仍不能停。面對此事,我們到底該反思什麼?要反思如何進一步維護舉報人的正當權益,反思如何進一步強化基層的治理,尤其是監督規範層面。

9月12日晚,山東《問政山東》欄目曝光了在青島平度市田莊鎮寶落村村南,一個尾礦庫存在非法排放尾砂以及當地應急辦工作人員泄露舉報人信息的問題。問政欄目中,記者將情況舉報給了平度市田莊鎮安監辦,大約10分鐘後,記者卻接到被舉報人的電話,對方聲稱,“你不用管我怎麼知道的,反正我已經知道你的電話了!”

紅星新聞簽約作者 默城

說起對企業的執法檢查,山東也是一直在行動的。據齊魯網報道,2018年山東省共執法檢查企業97.6萬家次,罰款5.9億元,而今年9月初,山東對16市安全生產異地執法檢查 將對486項違法行為立案處罰。截至9月4日,全省市縣兩級應急局共派出執法組2522個,出動檢查人員8235人次,檢查企業3430家,發現問題21356項,下達執法文書4625份,責令暫時停產停業35家,擬立案處罰304家,擬立案違法行為486項,移交其他部門處理12項。山東執法檢查的力度,不可謂不大。但平度市田莊鎮的非法尾礦仍然存在,且還會對舉報人進行威脅。即使此事是個例,可真正的執法檢查,也絕不能容忍非法個例存在,這也應是當地相關部門需要註意的地方。

一個正常的不能再正常的舉報電話,結果換來的不是調查與懲處,而是通風報信後的威脅。這樣的結果,不僅讓作為舉報人的記者吃驚,也讓我們每一個公民吃驚,因為舉報權,是公民行使監督權的一種具體形式,屬於公民的基本權利。可在山東平度這一事件中,這樣的基本權利卻被無情踐踏,舉報人的隱私和信息安全,得不到根本的保障。不得不說,這樣的現實情況能夠發生,表明公民監督權在當地是相對失靈的,這也是令人恐懼的地方。

我們應明白,要想尋求基層治理的真正徹底清朗,不能僅僅依靠輿論曝光,還需要落實普通民眾手中的監督權。不過要有兩個前提,一個是訴求於民眾行使監督權的合理合法性,另一個是對於接受民眾監督的政府部門,也進行全方位的監督,真正捍衛民眾的合法監督權利。

還有,據山東平度市長的說法,當地有30個尾礦庫,取得安全生產許可證的只有3個,那第二個問題也來了,另外27個尾礦庫沒有沒有進行生產呢?這些問題都需要當地監管部門進一步嚴查。

於某在接到記者的舉報電話後,將舉報人的信息告訴了涉事廠所在地南蘇村的村支部書記秦承某,秦承某將消息透露給了廠主秦新某,之後秦新某撥打了記者的電話。據瞭解,秦承某和秦新某是親兄弟的關係。目前三人均被警方控制,警方和紀委已經共同介入調查。

此事的問題,除了舉報人被威脅外,還暴露出了當地相關監管失靈的問題。山東政務服務中心透露,涉事尾礦庫沒有取得安全生產許可證,那第一個問題就來了,無證的尾礦庫何以還能在現實中存在?且繼續非法開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