点击关闭

欧盟欧洲-欧洲对外关系委员会政策研究员帕维尔·泽尔卡分析称

  • 时间:

【父亲扮蜘蛛侠寻儿】

對此,意大利前總理恩里科·萊塔擔憂,薩爾維尼所領導的聯盟黨會使意大利成為下一個脫歐的國家。

資料圖:下屆歐盟委員會主席馮德萊恩。

但一波未平一波又起,意大利聯盟黨黨魁、意大利副總理兼內政部長薩爾維尼8月9日對總理孔特提出不信任動議,並呼籲儘快大選,這也進一步激化極右翼政黨聯盟黨與民粹政黨五星運動黨的內鬥。

報道稱,隨著英國新首相鮑裡斯·約翰遜上任,英國硬脫歐可能性急劇增高,與此同時,英國最新民調顯示,54%的調查對象支持約翰遜“無論如何需要實現脫歐”。如果英國真的硬脫歐,無疑對英歐雙方都會產生巨大負面影響。

但最近,歐盟的主要政治討論並未提及移民問題,這也許是因為缺乏快速有效的解決辦法,而且每一方(從成員國到歐盟機構)都難辭其咎。馮德萊恩可以在探討新的多年期財政框架時提出這方面問題。

8月16日電 據《歐洲時報》報道,歐盟最近“麻煩”不斷,一拖再拖的脫歐因為英國換相而險象環生;意大利債務問題還沒眉目,又因執政聯盟鬧翻增加脫歐可能性;經濟“火車頭”德國二季度GDP再降,歐元區經濟整體疲軟……

歐盟成員國似乎熱衷於將它們無法在內部解決的問題外部化。這也正是它們處理移民糾紛的方法:成員國無法就誰應在歐洲建立移民處理中心這一問題上達成一致,它們便要求北非各國這樣做;成員國對歐洲的減碳目標存在分歧,它們便熱切希望將氣候變化政策的責任轉移到世界其他地區。

分析認為,一些成員國可能認為歐洲防務一體化是兌現跨大西洋聯盟承諾的關鍵。但在丹麥、波蘭和羅馬尼亞,公民則明顯傾向於加強北約合作,而非歐盟防務舉措。因此,馮德萊恩領導的歐盟委員會需要努力在成員國之間就防禦和安全問題找到共同點。

雖然歐盟已有能力制定貿易和競爭政策,但仍需要成員國在戰略前景和確保歐洲利益所需的必要手段問題上聯繫得更緊密。

氣候、移民、生活預期,聯盟內部老問題還需新答案

雖說治國理政本非易事,但面對眼前的歐洲局勢,7月份涉險“過關”的下屆歐盟委員會主席馮德萊恩要遇到的眾多挑戰也初露端倪。

但這些措施只能補充而不是取代歐盟的內部政策。因此,澤爾卡建議,馮德萊恩就此發聲,可抵禦將問題外部化的誘惑。

分析指出,馮德萊恩任職期間,外交政策將成為歐盟委員會的重要議程。鑒於更廣泛的戰略利益,如果歐盟要與美國全面展開貿易戰,那麼它將很難得到波蘭等國持續的支持。

資料圖:英國首相約翰遜。脫歐、入歐,歐盟政治困境如“圍城”

資料圖:位於比利時布魯塞爾的歐洲委員會總部。

具體來說,馮德萊恩首先要在實施法治與加強團結中做出平衡。大多數歐盟成員國認為歐盟委員會在很大程度上有責任貫徹民主和法治,並扮演“壞警察”的角色。

歐盟這座“圍城”里,有人想出去,就有人想進來。據路透社報道,土耳其從2005年就開啟的入歐談判今年的希望反而越來越渺茫,因為歐盟認為土耳其的司法、監獄和經濟狀況持續惡化。

外交、防禦,世界政壇需歐盟合聲

5月29日,歐委會正式建議開啟北馬其頓加入歐盟的談判。此前,北馬其頓為贏得歐盟成員希腊的支持在今年2月正式更名為“北馬其頓共和國”。如果順利,預計北馬其頓最快將於2020年加入歐盟。

澤爾卡稱,歐洲普遍對移民問題表示擔憂,特別是在希腊、匈牙利、意大利、波蘭、羅馬尼亞和西班牙等歐盟東部和南部國家。人們對自身未來經濟狀況、生活質量以及後代的前景感到悲觀。

資料圖:當地時間2016年11月4日,法國警方開始對巴黎市內東北部的移民帳篷營地進行疏散和清除。

許多批評者認為,匈牙利、波蘭和羅馬尼亞的法治受到侵蝕,這證實擴盟已經走得太遠,或至少進程過快。從這個意義上說,歐盟在其境內保護民主的能力可以緩解各國的擔憂。而在這方面,下一屆歐盟委員會的領導力和承諾將至關重要。

對於諸如此類的歐洲分化問題,有分析稱,馮德萊恩領導的下屆歐委會政府必須制定絕佳的方案來應對歐盟目前的政治困境。她需要思考如何實現選民的期望,在民主和法治上遠離紅線避免造成新的歐洲分化問題。

澤爾卡指出,雖然歐盟成員國越來越認識到歐洲需要成為強權政治的參與者,但它們試圖將其寫入政策的努力可能會相悖於威脅認知。

報道稱,馮德萊恩努力表明,歐盟委員會將成功應對氣候變化,制定具體政策。委員會也同樣需要保守派和自由派的支持,這兩派政黨可能會傾向於強調個人責任的政策。因此,挑戰在於找到多方之間的平衡。

歐洲對外關係委員會政策研究員帕維爾·澤爾卡分析稱,地緣政治因素將歐盟國家聯繫在一起,但也迫使它們重新思考歐盟擴大的進程。實際上,奧地利、丹麥、法國、德國和荷蘭等歐盟預算的凈貢獻者對此都表示了強烈反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