点击关闭

政府乌克兰-但发生在叙利亚的‘颜色革命’被美国一手推动为内战

  • 时间:

【爱泼斯坦死亡之谜】

這個自焚的青年名叫穆罕默德⋅布瓦吉吉,出生於1984年。自焚前,他自稱在擺攤時,遭到了當地市政執法人員濫用職權的野蠻對待,並沒收了他維持生計的、價值約200美元的貨物,而自己卻無處講理。自焚事件發生後,幾個賬號突然在社交網絡上瘋狂轉發小販被燒焦的照片,引發了民眾對政府的怒火,全國各地爆發大規模騷亂,警民衝突持續將近1個月。示威者包圍了中央政府在各地的派駐機構,向派駐機構辦公地點投擲石塊和燃燒瓶,並試圖衝破警方設置的警戒線。一些示威者還持械攻擊了加油站、警察局和其他政府機構。地方治安武裝力量在鳴槍示警無效後,被迫開槍自衛。

敘利亞的武裝衝突從2011年3月爆發以來,已有22萬敘利亞人死亡,但美國仍沒有收手的打算。2018年4月13日晚,美國總統特朗普就敘利亞化學武器襲擊事件發表講話,宣佈對敘利亞實施打擊。特朗普表示,這次行動的目的是“對生產擴散和使用化學武器的行為建立強大的威懾力量”。他說:“美國、英國和法國將整合所有軍事、經濟和外交力量,對這些暴行進行聯合反應。”“準備在敘利亞政權停止使用被禁止的化學製劑之前,維持這種反應。”法國總統馬克龍也發表聲明,下令軍事打擊敘利亞。時任英國首相特蕾莎⋅梅則聲稱,已經授權使用武力在敘利亞實施有針對性的打擊,打擊是有目標的,這個決定是出於英國國家利益。

2015年9月13日,來自敘利亞的難民躺在匈牙利的一個蔬菜大棚里睡覺。

委內瑞拉,反對黨領導人接受NED培訓

美國中情局解密的一份備忘錄《敘利亞:政治劇變的方案》顯示,美國計劃推翻敘利亞上一任總統哈菲茲⋅阿薩德的首選方案內容包括:在敘利亞建立一個由註重商業的遜尼派溫和人士控制的政權;引入西方投資來發展私營經濟;增強與西方政府的聯繫等。這一方案挑動教派衝突,居心極為險惡。阿薩德家族屬於什葉派,在敘利亞軍官中,有60%是遜尼派,但大多數是下層軍官。備忘錄里寫道,只要鼓動什葉派與遜尼派發生衝突,就能使遜尼派士兵對抗阿薩德政府。備忘錄還設想,一旦遜尼派發生小規模抗議,敘利亞政府便會過度應對,可能導致大規模動蕩,大批軍官將會倒戈,為內戰鋪平道路。

事情激化到如此地步,突尼斯反對派、民主進步黨總書記艾哈邁德⋅沙比則登場了,他呼籲本⋅阿裡“立即下令停火以免傷及無辜,並要尊重民眾的示威權利”。美國也對突尼斯採取“鎮壓”手段應對國內騷亂的行為表示了譴責。1月14日,本⋅阿裡帶家人出走沙特,由總理格努希行使總統職權。

烏克蘭,中情局執導的流血事件2003年,“顏色革命”從格魯吉亞、烏克蘭、吉爾吉斯斯坦最早爆發。其中最典型的是烏克蘭。“對美國來說,烏克蘭具有十分重要的戰略意義。”張國慶說。

2010年2月,亞努科維奇奪回政權,再次當選烏克蘭總統,美國再次進行干涉。“美國使用的主要手段依然是通過社交媒體進行輿論宣傳,將亞努科維奇政府說成是俄羅斯的傀儡政府,強化烏克蘭人對俄羅斯的仇恨情緒。”張國慶說,“這一輪‘顏色革命’不斷升級,最終發展為流血事件。”2014年,亞努科維奇提出要恢復2004年通過的憲法,遭到了議會否決,基輔地區發生暴動,亞努科維奇被迫下臺。隨之,烏克蘭東南多個州的俄羅斯人和烏克蘭親俄勢力也爆發了示威游行運動,抗議烏克蘭親美勢力。示威愈演愈烈,烏克蘭親美勢力與極端右翼分子對示威者進行了鎮壓,最終造成流血衝突,50多名示威者死亡。

在以美國為首的西方國家煽動下,尤先科帶領其支持者從市中心廣場出發,包圍總統府,並與警察發生衝突。迫於這些抗議運動,烏克蘭最高法院宣佈大選結果無效,並於12月26日重選。尤先科以52%的結果獲勝。2005年1月23日,尤先科宣誓就職,由於尤先科的支持者以基輔市市花、橙色的慄子花為標誌,所以他的當選被稱為“橙色革命”的勝利。

“這類自殺事件屢屢被‘顏色革命’的推手們所利用。”張國慶說。誘導自殺或背後打黑槍是‘顏色革命’的慣用手法,每當政府試圖平息事態時,這種意外死亡事件總是會“恰到好處”地使事態升級。通常,幕後黑手選定的自殺目標為身處社會底層的貧困人民。這些人本就對生活不滿,被美國洗腦後,便完全被操控。他們往往會誇大宣稱遭受了暴力執法,從而激起民眾的同情和憤怒。

自焚事故讓原本平和的抗議變成了全國的大暴動,最終造成局面的不可控。突尼斯小販的那一把火點燃了整個阿拉伯世界,引發了“阿拉伯之春”。美國及西方國家一片歡呼,宣佈偉大的西方民主模式降臨到了阿拉伯世界。而事實上,“顏色革命”的代價十分沉重。突尼斯在“顏色革命”後經過了數年轉型,結果是通貨膨脹率、政府負債率和貨幣貶值速度呈“滾雪球式”攀升。很多年輕人失業無助,參加“伊斯蘭國”的人數是阿拉伯國家之最。其他“阿拉伯之春”涉及的國家,一個個皆是政治混亂、社會失序、經濟動蕩。更為嚴重的是,恐怖組織滲透,極端組織生長,犯罪率逐年增加。西方推崇的所謂“民主化”,並沒有給阿拉伯國家帶來繁榮穩定,反而導致更嚴重的政治腐朽和經濟惡化。

對此,馬杜羅進行了強硬反擊。2月10日至15日,馬杜羅開啟了委內瑞拉歷史上最大規模的軍事演習,以示抵禦外部干預的決心。馬杜羅表示,政府將保證足夠資金投入,以確保國家防空系統所需的一切,“成千上萬的人將被武裝起來進行防空和反導彈防禦,使我們的城市和村莊成為堅不可摧的地方”。24日,委內瑞拉最高法院宣佈,僅承認馬杜羅為合法總統,瓜伊多自封為臨時總統是“虛構權力”的行為,完全不符合憲法。

“發生在委內瑞拉的‘顏色革命’,NED就扮演了重要角色。”張國慶說,NED成立於1982年,是美國非政府組織中的“龍頭老大”,大半資金由美國政府、國會以及一些跨國大企業提供,屬於具有政府背景的非政府組織,地位相當特殊。NED創始人之一阿蘭⋅韋恩斯坦曾坦言,NED其實就是中情局的“白手套”,設有專門的培訓基地來培訓搞民主運動的人。

敘利亞,“顏色革命”發展成內戰“通常,‘顏色革命’主要是街頭運動和局部暴動,但發生在敘利亞的‘顏色革命’被美國一手推動為內戰。”張國慶說。

張國慶認為,發生在突尼斯的“顏色革命”,和今天的香港最為相像。在今年的香港暴亂事件中,當特首林鄭月娥召開記者發佈會,宣佈暫緩修例後,有一名叫做梁凌傑的男子便從金鐘太古廣場門外的一處工棚頂部跳了下來。消防員迅速上前救他,梁凌傑經搶救無效死亡。梁凌傑自殺後的第二天,香港就爆發了更大規模的游行,示威者舉著梁凌傑的雨衣作為標誌。

這份備忘錄中記錄的另一個方案,是幫助敘利亞遜尼派組織穆斯林兄弟會,穆兄會可以聯合其他的遜尼派組織,形成一個較大規模的反阿薩德運動。

果不其然,就在突尼斯自焚事件發生後不久,它的鄰國阿爾及利亞、毛里塔尼亞、埃及也相繼出現了自焚事件。2010年1月17日,一個叫做阿卜杜⋅阿卜杜勒⋅哈米德的小飯館老闆在埃及議會大廈前試圖自焚。他將汽油澆到全身並點燃自己,隨後趕來的警察迅速將他身上的火焰撲滅,並將他送往附近醫院救治。同一天,一個40歲左右的毛里塔尼亞男子在總統府官邸前自焚,抗議政府虐待他的部族。他將自己反鎖在汽車內,用汽油澆遍全身,然後點燃自己。安全人員和路人敲碎了汽車玻璃,將他送到附近醫院治療。19日,阿爾及利亞又發生兩起自焚事件。一名婦女用易燃液體將自己淋濕後在市政廳前企圖自焚,後被一名政府工作人員制止;一名35歲的男子在另一個市政廳前自焚,燒傷嚴重,生命垂危。

輿論造勢後,中情局在烏克蘭發起了名為“波拉”的青年運動組織,將數以萬計的烏克蘭年輕人聚集在首都基輔的獨立廣場上。他們高呼支持反對派的口號,將“顏色革命”推向高潮。參與集會的人多是對現狀不滿的年輕人,尤其是容易受到蠱惑的大學生,他們反對的焦點集中在所謂的欺騙性選舉上,而這樣的街頭運動被美國合法化為“更大的民主”運動。

世界衛生組織前總幹事、全國政協常委陳馮富珍在參加8月7日國務院港澳辦和中聯辦舉辦的香港局勢座談會時,面對採訪數度哽咽,說了一番很動情、也很有力量的話:“香港現在已經到了一個非常危險的時代。我在香港出生、成長、工作,然而離港十幾年再回來時,真是不認識香港……我在世界衛生組織工作了十幾年,所見到的外國‘顏色革命’沒有一場有好結果,給當地民眾留下的只有重擔和災害。而某些人想要搞亂香港,在香港搞‘顏色革命’,是一個非常嚴重的誤判。香港是中國的一部分,香港是中國的香港。中央政府,包括14億廣大的中國人民和700多萬香港人民,絕不會讓‘顏色革命’在香港成功。”

這些電文很快在社交網絡上傳播開來,突尼斯民眾憤憤不已,一傳十,十傳百,不久就紛紛走上街頭進行抗議。此時,突尼斯的局面還是可控的,反對黨和政府在進行談判。眼看事態有可能平息,一起自殺事件將突尼斯局勢推向了深淵——12月17日,一個小販突然聲稱被警察暴力執法,當街自焚以示抗議,傷重不治而亡。

持續了十餘年的“顏色革命”對烏克蘭造成了巨大破壞。烏克蘭地處東歐平原地區,本是世界著名的黑土地,在蘇聯時期就被譽為歐洲的糧倉。“顏色革命”之後,烏克蘭國內局勢動蕩不安,人均GDP從2014年的4000美元下滑到2018年的3000美元。政治亂局和經濟低迷讓烏克蘭人口大量減少,外流人口增多,全國人口從1991年的5200萬下降為2018年的4400萬。

慣用伎倆,關鍵時刻總有人自殺在策劃“顏色革命”時,美國還有一個慣用伎倆,就是通過意外死亡事件,來引發民眾的極端情緒,推動事件走向動蕩與失控。突尼斯即是一個典型案例。

2013年,馬杜羅接棒查韋斯後,美國繼續採用“顏色革命”的慣用手法,打著“促進民主”“解決衝突”“加強公民生活”的旗號,不斷操控輿論,製造經濟混亂,培植親美勢力,企圖實現對馬杜羅政權的顛覆。

| 作者:李璐璐“美國在香港搞的這一套並不新鮮。‘顏色革命’始於21世紀初,最早發生在獨聯體國家。美國中情局承認,當時搞‘顏色革命’的目的就是要在獨聯體內挖掉俄羅斯的臂膀,限制俄羅斯的複蘇。”中國社科院美國問題專家張國慶告訴《環球人物》記者,“在香港進行操縱的美國‘國家民主基金會(NED)’就是搞‘顏色革命’的老手,中亞、中東、南美到處都有它的足跡。‘顏色革命’已經成為美國在全世界顛覆他國政權的主要政治工具。”

此後不久,美英法三國對敘利亞首都大馬士革發動了空襲。襲擊的導彈來自美英法的飛機和艦船。最終,在聯合國的呼籲下,2018年12月20日,白宮宣佈:美國已開始從敘利亞撤軍,將在60至100天內全部撤離。

“中央政府,包括14億廣大的中國人民和700多萬香港人民,絕不會讓‘顏色革命’在香港成功。”

尤先科一上臺就表示將把烏克蘭加入歐盟作為國家工作的優先方向,並鞏固西方價值觀。由於反俄立場鮮明,尤先科與俄羅斯的關係非常緊張。

在對敘利亞政府進行打擊的過程中,中情局還發展了沙特作為出資伙伴——提供武裝打擊的資金來源。2013年,美國總統奧巴馬秘密批准中情局開始向敘利亞叛軍提供武器時,沙特便成了為這項秘密行動提供資金幫助的伙伴。美國將此行動稱為“梧桐木”。數十年來,沙特為敘利亞叛軍提供大量資金,而中情局負責培訓叛軍如何使用AK-47突擊步槍以及反坦克導彈。“其結果,恐怖組織‘伊斯蘭國’在敘利亞的出現和美國實施‘顏色革命’有著千絲萬縷的關係。”張國慶說。

多年戰亂給敘利亞帶來了巨大災難。人民生活在水深火熱中,越來越多的敘利亞人試圖逃離自己的國家,前往鄰國避難。

自從“反美鬥士”查韋斯在1999年當選委內瑞拉總統後,NED就在委內瑞拉加緊了暗箱操作,源源不斷地向委內瑞拉反對派提供資金,並以邀請他們訪美的形式,進行情報溝通,組織集中培訓。

2015年,土耳其邊境線,正在逃亡的敘利亞難民兒童躲避著土耳其士兵的高壓水槍。

美國有線電視新聞網(CNN)報道,在敘利亞南部與約旦交界的偏遠沙漠地帶,目前滯留了數萬名敘利亞難民,包括老人、病患、傷者以及婦女和兒童等,他們在沙漠臨時定居點扎營,生活非常悲慘。“‘伊斯蘭國’隨時都可能殺死我們,迫不得已才拋下一切,另尋生路。”一名逃往德國去的難民說。“參軍最終肯定是死路一條,我不希望自己死得毫無價值。看看伊拉克和利比亞,那麼多人戰死,最後換來了什麼?並沒有因為推翻了所謂的獨裁政權而過上幸福生活。”一名逃到克羅地亞邊境的敘利亞青年哀嘆道。

突尼斯是“阿拉伯之春”的肇始地,“突尼斯模式”一度成為西方媒體津津樂道的“民主樣板”。2009年6月,維基解密流出了三份關於突尼斯總統本⋅阿裡的電文。其中一份“披露”了本⋅阿裡家族控制著整個國家的經濟;另一份電文則繪聲繪色地描述了在本⋅阿裡女婿豪宅里舉辦的一次宴會,宅邸里的文物隨處可見,客人們享用著私人飛機從法國空運來的牛奶……第三份電文《突尼斯的腐敗:你的就是我的》則直言:無論是現金、土地、房屋還是奢侈品,只要是總統家族成員看上的,最終都得落入他們手中。

2004年10月,烏克蘭進行總統大選,美國大力支持親美的反對派候選人尤先科,通過非政府組織派出了數百名選舉問題專家為尤先科出謀劃策。在第二輪選舉中,時任總理亞努科維奇得票49.53%,尤先科得票46.66%。這一結果顯然不能讓美國滿意。於是中情局發動了鋪天蓋地的宣傳攻勢,聲稱亞努科維奇獲勝是舞弊所致。“這次‘顏色革命’,美國首次大規模利用了現代傳媒技術——移動電話、互聯網和來自本地以及外國的媒體。”張國慶說,在中情局的策動下,當時的烏克蘭街頭四處是散髮傳單的反對派追隨者,甚至很多宗教人士都在美國的授意下進行口頭傳播。鋪天蓋地的輿論最終讓烏克蘭民眾普遍相信確有舞弊。

2019年7月24日,委內瑞拉總統馬杜羅宣佈委內瑞拉“2019西蒙⋅玻利瓦爾解放運動”軍事演習正式開始。

2019年初,委內瑞拉全國代表大會主席(議長)、反對黨領袖胡安⋅瓜伊多自封臨時總統,要求重新舉行總統大選。美國、加拿大等國立即表示支持。特朗普在國情咨文中公開支持瓜伊多,此前他還表示不排除武力干涉委內瑞拉內政,推翻馬杜羅政府。委內瑞拉總統馬杜羅隨即宣佈,由於美國不斷策動委國內政變,委內瑞拉正式與美斷交。

演習現場“‘顏色革命’在委內瑞拉沒有成功的主要原因是馬杜羅政府比較得民心,民眾對美國也普遍持反感態度,政府反應也比較有力和果斷,但‘顏色革命’依然對委內瑞拉的經濟發展和社會穩定造成了嚴重傷害。”張國慶說。生活在委內瑞拉首都加拉加斯的一戶普通人家在社交媒體上表示:“我們吃的東西和從前相比差不多,但比例發生了變化。以前,我們一家三口每周能吃5公斤肉,現在每周吃不到2公斤。”

2004年11月30日,在烏克蘭首都基輔的議會大樓外,反對派領導人尤先科的上萬名支持者舉行示威游行。

顯而易見,此次美國大力扶持的對象是瓜伊多,他曾接受過NED的培訓。在這次政變前一個月,瓜伊多秘密訪問了美國。瓜伊多一自封臨時總統,美國立即承認其合法性,一面給瓜伊多提供經濟援助,一面對馬杜羅實施經濟製裁,凍結委內瑞拉政府在國外的資金,以此打壓民選政府。

敘利亞地處世界石油天然氣最豐富的中東位置,其石油早已為美國所覬覦。敘利亞政府一直奉行親俄政策,建有俄羅斯在中東的唯一軍事基地。美國想借內戰來推翻敘利亞政府,從而達到驅逐俄羅斯在中東勢力的企圖。根據維基解密網站披露的文件,美國早在2006年就開始策劃推翻敘利亞政權並使該地區陷入動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