家庭福利-特朗普政府发布广受关注的“公共负担”新规最终版

  • 时间:

【上海堡垒票房】

資料圖:美國總統特朗普。中新社記者 陳孟統 攝

移民和歸化局(INS)1999年發佈一份指南,根據指南,公共負擔被定義為“主要依賴”政府援助的人,這意味著政府提供的收入超過其收入的一半。特朗普政府新規擴大了1999年臨時指導方針中涉及的福利範圍,將社會安全金、貧困家庭臨時援助,以及大多數形式的醫療補助和補充營養援助計劃,即糧食券都納入“公共負擔”考量因素。

新規會在法庭上受到質疑嗎?據報道,正如特朗普政府此前發佈的嚴限移民法規一樣,新規也極有可能引發民主黨和移民權利組織的法庭挑戰。而發放許多公共福利的郡縣,既有可能在“戰鬥”的最前沿,從地方一級挑戰這項新規。

庫奇內利稱:“通過確保到這個國家的移民不會成為公共負擔,能夠像過去的移民一樣站穩雙腳,這同時具有保護納稅人的長期利益。這不僅能保證他們成功,也是美國移民體系成功的結果。”

貝塞拉也表示反對這條規則,但目前尚不清楚他會採取什麼具體行動。移民倡導團體警告稱,該規則可能會致使移民不再尋求他們必要的照顧。“它將迫使一些家庭放棄關鍵的拯救生命的健保和營養計劃。”國家移民法律中心執行主任Marielena Hincapie�在一份聲明中說,“未來幾十年都會感受到這種損害。”

這份800多頁的文件將於14日在聯邦公報上正式發佈,並於10月生效,將“公共負擔”定義為在36個月內,獲得過一項或多項指定的公共福利超過12個月的移民。

新規有哪些改變?“公共負擔”條款至少可以追溯到1882年的“移民法”。當時的聯邦立法者希望確保移民能夠自給自足,而不是最終成為公共負擔,以此保護納稅人。更新後的規則將更明確定義和擴展基於“公共負擔”拒絕申請人的理由。

新規還規定,如果某些非移民外國人在延長或改變非移民身份後,獲得了本無資格獲得的福利,則他們不可再申請延長簽證或變更移民狀態。

中新網8月13日電 綜合報道,12日,特朗普政府發佈廣受關註的“公共負擔”新規最終版,嚴限向領取福利的貧困移民發放綠卡。有媒體稱,該規則將影響移民生活的大多數方面,從醫療健保、英語語言能力,到食品券和其他福利計劃。批評者表示,新規推出前的討論已經對許多移民社區產生了“寒蟬效應”,包括那些並未直接收到規則影響的家庭。

“在這個規則下,孩子們會挨餓,家庭將沒有醫療保健。我承諾為整個紐約社區進行辯護,這就是為什麼我打算就這一令人震驚的規則起訴特朗普政府。”她補充道。

加州州長紐森和檢察長貝塞拉也抨擊了這一規定。紐森當地時間12日下午的一份聲明中表示,州政府“正在積極審查細節以確定下一步措施”。“這是一項魯莽的政策,針對移民家庭和有色人中社區的健康和福祉,對我們州的健保、住房和負擔能力產生廣泛影響。”紐森說。

他在白宮重申:“通過公共負擔新規,特朗普政府正在重新實施自給自足和個人責任的理想,確保移民能夠在美國自給自足並取得成功。”

紐約州檢察長詹樂霞12日已經明確,將就新規提出訴訟。而加州州長紐森和檢察長貝塞拉也在當天批評了這一新政策。

特朗普政府怎麼說?美國公民及移民服務局(USCIS)代理局長庫奇內利說:“推動這項工作的原則是美國原有的價值觀,即自給自足。這是一個核心原則,是‘美國夢’本身,它是將我們區分開來的因素之一,是回溯至19世紀時美國法律的核心。”

該規則還解釋了移民局將如何在有限情況下行使酌處權,即對那些完全基於“公共負擔”規則,而被拒絕移民身份者提供繳納公共負擔保證金的機會。最終規則規定最低保證金金額為8100美元,實際數額取決於個人的情況。除這些以外,移民機構也將繼續把移民的年齡、健康程度、金融資產和教育水平等視為綠卡申請的標準考量因素。

紐約檢察長詹樂霞12日就表示,她的辦公室將移民局最新的“公共負擔”規則起訴特朗普政府。“特朗普總統的新公共負擔規則,再次成為他的政府拒絕民眾為他們及其家人爭取更好生活的又一個例子。”詹樂霞在一份聲明中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