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备交互-Neuralink开发了一个可以高效实现脑机接口的系统

  • 时间:

【漫威首位华裔英雄】

《科技日報》介紹,這款芯片可以識別出頭皮腦電中極微弱的神經信息,高效計算解碼用戶操作指令,提升大腦與機器之間的通訊效率,充分滿足日常使用需求,讓腦機交互設備成為使用者的“第三隻手”。“腦語者”有望為腦-機交互技術走向民用化、便攜化、可穿戴化及簡單易用化開闢道路。

據《衛報》報道,馬斯克在發佈會的問答環節透露,他們的技術已經在靈長類動物上獲得實現,“

《日本時報》指出,Neuralink的發佈預示著我們離腦機互聯時代更近了,在人類和機器之間建立智能聯繫已成為大勢所趨。但是,人類文明必須考慮未來的法制和道德問題,要足夠確定這樣的科技進程是在推動進步,而不是損害我們作為一個物種的利益。更重要的是,誰能保證這些技術安全可靠?不論技術和算法經歷多大的進步,人類都無法絕對自信地直面這個問題。

很多人認為,將人的智能與人工智能的融合將預示著“奇點”時代的到來。據科技網站Gizmodo,美國未來學家雷蒙德·庫茲韋爾曾提出“奇點”理論(the Singularity),預言技術水平在突破一個稱為奇點的臨界點後將呈指數級增長,2045年奇點就將來臨,人工智能將使人類變成“超人類”(Superhuman)。

實現“腦機接口”的目的是什麼?馬斯克說:“它有一個非常好的目的,就是治療疾病,並最終保障人類的未來。”Neuralink希望能通過他們的技術來改善腦部疾病患者的生活,第一個目標就是希望有行動障礙的患者能通過大腦控制移動設備。

[鏈接]中國已研發出腦機交互芯片中國在腦機交互研究領域也有所建樹。今年5月,一款擁有完全自主知識產權的國產高集成腦機交互芯片——“腦語者”正式發佈,它由天津大學和中國電子信息產業集團聯合研發,是全球首款腦機接口專用芯片。

對於馬斯克計劃於2020年進行人體試驗的計劃,《麻省理工技術評論》認為,這個時間安排雄心勃勃,但是可能性並不大。一名神經外科醫生評價,在人腦中植入物體,是一個很酷的想法,但也是最瘋狂、最具爭議的部分。

新京報訊(記者 陳沁涵)人腦和電腦可以直接“連線”嗎?“鋼鐵俠”馬斯克給出了一個答案。據美媒《連線》報道,當地時間16日晚,特斯拉CEO埃隆·馬斯克在加利福尼亞州科學院舉行了一場“黑科技”發佈會,宣佈“腦機接口”研究已在靈長類動物上取得成功,“一隻猴子已能用大腦控制電腦”,並指出人腦和人工智能(AI)的融合已不遙遠。

馬斯克所說的芯片被命名為“N1傳感器”,能更好地讀取、清理以及放大大腦的信號,它所提供的電流大約是目前最強傳感器的10倍。Neuralink計劃向人腦植入4個這樣的傳感器,其中3個位於運動區域,1個位於感受區域。這些傳感器將和一個安裝於耳後的帶電池外置設備相連。

Q2、人腦中植入設備安全嗎?

據The Verge報道,馬斯克表示,他們將尋求美國食品藥品監督管理局(FDA)的批准,最早明年年底進行人體臨床試驗。“希望第一批志願者是四肢癱瘓病人。”不過他指出,從動物試驗轉變為人體試驗還有很長一段路要走,獲得FDA的批准將是艱難而緩慢的過程。

據《連線》報道,兩年前馬斯克建立Neuralink,致力於開發腦機接口。他們並不是當時唯一一家研發這項技術的公司。人工智能公司Kernel和社交媒體公司Facebook當時也宣佈開始該領域的研究。另外,美國國防部下屬行政機構“國防高級研究計劃局”(DARPA)從上世紀70年代就撥款展開腦機接口研究。但目前,只有馬斯克尋求進行人體試驗。

據《華爾街日報(博客,微博)》報道,很多腦機接口領域的專家強調Neuralink在設備使用上需謹慎,該公司發佈的白皮書沒有經過同行評議。一名生物傳感開發者說,腦機接口系統至少要在人腦中維持5年,Neuralink還需要時間檢驗。

美國南加州大學神經系統科學家安德魯-海爾斯在馬斯克舉行發佈會的途中發推特說:“機器人、腦機接口、植入程序看起來都很真實,但是閉合迴路的應用是一種幻想。”

記者瞭解到,目前,國內多所高校正在腦機交互領域進行深入探索,提升腦機交互性能。清華大學、華南理工大學、電子科技大學、上海交通大學、浙江大學等多所高校已設立課題研究腦機接口系統,併在前幾年世界機器人大會BCI腦控機器人大賽中取得成績。2012年,浙江大學宣佈,他們已在猴子身上實現大腦信號“遙控”機械手做出抓、勾、握、捏等較精細手勢。

“當我們解決了腦部疾病的困難,下一步就是將人工智能植入人類大腦,以防止人類受到人工智能的威脅。這是關鍵所在。”

如何把這些“線”植入腦內則涉及到系統的第二個核心部件“縫線機器”,它是一個神經外科機器人,負責將帶動著線的針刺入大腦,過程中自動避開血管。最高效的情況下,每分鐘能植入6根線,包含192個電極。操作模式類似於“縫紉機”。

Q3、人類將變成“超人類”嗎?

“安全是最基本的目標”,Neuralink的首席外科專家在發佈會上說,他們想讓腦機接口的手術變得像準分子角膜激光手術一樣成熟,還要排除麻醉的需求。目前,Neuralink僅在老鼠身上展開實驗,電線植入的成功率高達87%,實驗顯示操作比較穩定。

早在2014年,馬斯克就曾表示人工智能是人類最大的潛在威脅。據美媒CNBC,在去年3月的西南偏南音樂節上,他說:“我覺得人工智能的危險要遠大於核武器的危險。請記住我的話,AI 要比這危險得多。”

Neuralink的科學家表示,未來他們希望用激光束代替鑽孔。植入腦內的電極將檢測到的神經脈衝傳遞到頭骨錶面的處理器,處理器能讀取多達 1536 個通道的信息,大約是目前可植入人體系統的15 倍。

一隻猴子已經能用大腦控制電腦了”。

“細線”植入人腦進行數據傳輸

馬斯克除了創辦特斯拉和Space X之外,還有一家成立於2017年的公司“Neuralink”,該公司的目標就是“開發連接人類和計算機的超高帶寬腦機接口”。16日,馬斯克代表Neuralink帶來了他們的最新科研成果。

植入芯片讀取、放大人腦信號“線一旦植入腦中,定製芯片就會與機器進行無線連接,甚至可以通過藍牙和iPhone上的應用進行互動。”馬斯克說,可能需要等待App Store更新到那個程度。他的話引起發佈會現場觀眾一陣哄笑。

Q1、“腦機接口”能做什麼?

《連線》報道稱,很難想象他要如何把設備放進一個健康的人腦中,即使成功植入,也並不知道它是否會發生退化,或者導致大腦自身的退化。

馬斯克的腦機接口系統發佈後也引發不少質疑。

據The Verge 報道,Neuralink開發了一個可以高效實現腦機接口的系統,系統具備3個核心部分。首先是“線”,一種直徑僅為4至6微米的線,比人的頭髮絲還細,可以植入人的大腦,進行高容量數據傳輸。相比現有的腦機介質材料,由碳纖維或聚合物製成的線對大腦造成的損害相對較小。根據Neuralink發佈的白皮書,腦機接口系統至多包含3072個電極,分佈在96條線程上。

福布斯網站稱,Neuralink的長遠目標是實現人腦與人工智能的互聯,這上升到了“文明的層面”。馬斯克說:

當被問及AI與人類融合共生意味著什麼時,馬斯克說:“你已經是個賽伯格”,人類將遠比智能手機等設備更加智能,擁有超人類的認知能力。

他認為,要實現人類智能和人工智能的連接,最大的障礙是“帶寬”(bandwidth)問題,必須考慮人類使用什麼工具來和電腦進行交互,比如當下只有硬件系統和智能手機。如果有足夠高的帶寬,這一目標並不難實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