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学生-大部分香港学生不像大家想象的那么“屎事

  • 时间:

【中国新说唱】

子不教,父之過。香港青少年問題根子在家庭與學校。“少年殘則香港殘”,一些青少年在茫然中參與暴力抗議活動,他們的未來將走向哪裡?

同樣地,儘管臺灣士林地檢署於去年12月正式對陳同佳發佈通緝,台當局也曾三次聯繫香港政府,要求討論如何引渡陳同佳,但始終無法將陳同佳送回臺灣受審。

師生不堪受辱,一部分返回內地,以不同方式為國家服務:有的從事救援工作,有的參與紅十字會和醫院工作;一部分留在香港,堅持為香港市民提供醫療救護服務,為身處戰俘營的教職員偷偷運送包裹和消息。

據陳同佳供述,事發前,他們先是就行李收拾問題發生爭執。隨後,潘曉穎又告訴他,自己懷了前男友的孩子,並讓陳同佳看了一段她與另一名男子發生關係的視頻。

最終,陳同佳被指控“洗黑錢”等罪名,罪行包括盜取潘曉穎現金、銀行存款、手機等,但只被判處了29個月的監禁。

一聲嘆息!修例緣起一切緣起於一樁一死兩命的殘忍凶案。

這跟香港教育界近年來的整體氛圍脫不開干係。

2018年3月13日,香港警方以謀殺案罪名拘捕陳同佳。

9月初的這幾天,本是全世界學生收起一暑假的心思,回到課桌前安靜讀書的日子。

然而,由於香港和臺灣沒有簽引渡協議,而案發地點又在臺灣,所以在後來正式的審判中,他不能以謀殺罪被起訴。

不知道亂港媒體的報道有多點真實成分,不敢孩子們會對自己的同窗如此冰冷,不能想象這麼政治化的語言會出自稚氣未脫的中學生之口,亦不清楚這些戴著口罩舉著標語的口口聲聲“反送中”的學生知不知道,自己身後的學校校徽,意味著什麼。

通識科教學彈性大,教師可憑“專業”選擇或編寫教材,一些別有用心的通識科教師像攜帶病毒的感染者一樣,對年輕一代盡可能的“言傳身教”,將病毒傳給下一代。

同樣在9月9日,有亂港媒體引用現場搭人鏈的學生話稱,特區政府幫助潘曉穎伸冤是“藉口”,實際是想推行“送中”,是另有目的。

今年7月流傳的聖士提反書院一張通識科考卷中,漫畫指向“占中”事件,港警被描繪成面目可憎的形象,七手八腳將高呼“占路不是罪”的示威者抬走,卻對示威者的違法行為隻字不提。

林準祥先生所撰《戰後的一封信——紀念聖士提反女子中學創校110周年》一文中寫到,聖士提反學費高昂,子弟多出身富裕家庭,國內教育界人士曾擔心學生們撤到內地以後能不能習慣,尤其在重慶的學生每天只有兩碗米飯一碗鹹菜,國語課程對只懂粵語的學生來說也是重新學習的開始,尤其是與在香港的家人斷了聯繫,然而事實證明,大部分香港學生不像大家想象的那麼“屎事”,他們都能度過那段歲月。

然而,今年5月,潘曉穎母校聖士提反兩名現職教師和兩名校友聯署反對修例,批評特區政府“假借公義之名,強行修例”。

名校蒙羞“反修例”示威爆發不久後,潘曉穎的父母就曾致信香港特首林鄭月娥,表示始終對女兒遇害一事無法釋懷,懇請林鄭在修例引發爭議後,考慮各種“過去存在客觀限制不可行”的方法,儘力為女兒討回公道。

這個校徽一直沿用至今。1941年,日軍入侵香港,在聖士提反女子學校的姐妹學校——聖士提反書院製造慘案,並將女子學校校舍占作戰地醫院,後又改造成施行文化侵略的“東亞學院”,由日本籍講師教授一年制的日語課。

何亮亮認為,本應在課堂里好好讀書的學生成為街頭暴亂小將,是他們身後的老師和家長洗腦的結果。他曾目睹一位年輕的母親,手指牆上貼著的反政府標語,對兩個年幼的孩子說:“差人(警察)很壞的,專門打後生仔女。”兩個孩子表情茫然。也曾經看到兩個稚氣未脫的女學生在張貼包含極強烈意識形態鬥爭字眼的標語,但實在不確定她們是否明白標語的意思。

所以,魔幻又現實的是,陳同佳很可能10月份就要出獄了。

根據媒體報道,香港高中通識科推行10年,被反對派綁架,教材渲染“毒素”,灌輸“抗爭”、仇警、鼓吹“占中”、歪曲事實、美化違法。

香港光復後,在物質條件極為困難的情況下,覆校的聖士提反還曾數次為內地遭受自然災害的民眾捐款。

香港的青少年大部分在學校和家庭都沒有受到中國文化和歷史的系統教育,不知中國的含義,卻又被煽動“反中”。其中一些青少年在平時的手機通信和社交媒體的互動中,甚至將中國稱為“支那”,將警察稱為“黑警”或“警狗”。這是香港的“顏色革命”與其他地方截然不同的特點。

一些臉上還掛著學生眼鏡的女孩子,身著校服,舉著“民主不死,自由永存”的標語,與“黑衣人”一道組成人鏈,一些學生還帶著貼有反港警紙張的保溫杯。這樣的現場圖片出現在了不少亂港媒體的頁面上,本是為香港不再出現潘曉穎悲劇而提出的修例,潘曉穎的同窗卻出來反修例,對這些亂港媒體來說,是多麼好的宣傳符號。

殺人後,他把潘曉穎的屍體裝入到新買的粉色行李箱中,並把她的個人物品分裝到4個袋子里,然後繼續倒頭大睡。直至早上7點,他才把那4個袋子扔進酒店附近的垃圾箱里,隨後又坐了16站的地鐵,將屍體丟在一個公園的草叢中。

而考慮到陳同佳在等待審判期間已被關押13個月,再加上服刑期間若表現良好,可在刑期2/3時獲得假釋。

在人鏈當中,出現了最不應該出現的人群——臺灣殺人案遇害女生潘曉穎母校聖士提反女子中學的學生及校友。

2018年2月,正值情人節前夕,20歲的香港青年陳同佳與21歲的女友潘曉穎踏上了前往臺灣的浪漫之旅。

其校徽設計時,適逢中華民國成立,因此設計者在校徽中除安排了馬耳他十字架、伯利恆之星等宗教元素之外,也採納民國國旗中象徵中華民族的紅黃藍白黑五種色彩,象徵學校師生對國家和民族的認同。

一聲嘆息那麼我們不禁要問。這所曾經與家國共榮辱,校徽至今仍留有中華民族印記的百年名校,是怎麼搞成今天這個樣子的?

盛怒之下,陳同佳抓起潘曉穎的頭髮,將其按在地上勒死。

聖士提反女子中學,是英國海外傳道會在港英時期創辦的一所百年名校,校史名人輩出,範徐麗泰、葉劉淑儀及女星吳君如都是校友,作家蕭紅亦有一半骨灰葬於校內。悠久的歷史,令學生對學校有很強的歸屬感。

兩人原打算2月17日返回香港,但最後的結局卻是,陳同佳犯下凶案後,獨自一人潛逃回港。

來源: 補壹刀]article_adlist-->

唯獨在香港,亂港分子生怕事態逐漸平復,遂叫嚷“勿放棄抗爭”,在8日、9日煽動香港大學、專科甚至中學學生在校門口拉人鏈,抗議已經被特首林鄭月娥宣佈撤回的“修例”,要求特區政府回應所謂“五大訴求”。

執筆:李小飛刀&斬魄刀

香港資深評論員何亮亮日前撰文分析,從2012年以來,香港的反政府社會運動基本都以中學生打頭陣,這在世界範圍都是極罕見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