局长打击-隆德县公安局将督导组转交的举报线索

  • 时间:

【凯特梅根抱娃同框】

對於普通民眾來講,掃黑除惡帶來的最大福利指向,就是安全感。安全感靠什麼建立?首先是管住權力不任性,然後監督權力不瀆職,最後督促權力不失職。

據媒體報道,7月13日,寧夏掃黑除惡專項鬥爭領導小組辦公室發佈了《關於對隆德縣公安局有關幹警打擊報複舉報人處理情況的通報》。通報披露,隆德縣公安局將督導組轉交的舉報線索,違規泄露給了被舉報人、隆德縣觀莊派出所所長趙慧,趙慧得知後,對舉報人及其前來問詢的兒媳進行兩次毆打。

事後,隆德縣委常委、公安局局長安繼海被免職,趙慧被開除黨籍、刑拘,另有多位公安幹警被處理。事情看似告一段落,但背後折射出的問題,仍然留給我們太多餘思。

這當中,有兩個選擇令人詫異。一是,當督導組把舉報線索交給辦案單位,也就是隆德縣公安局時,隆德縣公安局非但沒有積極開展調查,反而將舉報人信息泄露給了被舉報人;二是,被舉報人在收到自己被舉報的消息時,不是積極反思,主動交代問題,而是肆無忌憚報複舉報人。

類似“膽兒肥”的案例不止一起。比如上個月,在陝西漢中西鄉縣,督導組離開的第二天,該縣公安局長席東興、縣自然資源局局長屈翔、漢中市檢察院調研員王建慶等人,竟然聚在一起賭博。對於這種心態,震懾恐怕已經不大奏效了,還要加大查處的力度,提高發現的能力,通過一件件“身邊案例”,讓其心存敬畏。

近期以來,全國各地打掉不少黑惡勢力保護傘,這當中,不乏一些地方公安系統的領導幹部和幹警。公安機關,是直接參与保護民眾的第一道盾牌,也是日常生活中,我們最為需要的、也是最厚實的那一塊。一旦他們成為黑惡勢力保護傘,對民眾的傷害就是最為直接和巨大的。

而就此事件而言,不論是隆德縣公安局局長被免職,還是毆打舉報人的派出所所長被刑拘,無不顯示出,提供黑惡勢力“保護傘”線索的民眾,將在法律的框架內得到保護。掃黑除惡,就是要堅決地“打傘破網”,“保護傘”平時為黑惡勢力“站台”,回過頭來還能打擊報複舉報者,對這種事件就該零容忍。

說來道去,對於普通民眾來講,掃黑除惡帶來的最大福利指向,就是安全感。安全感靠什麼建立?首先是管住權力不任性,然後監督權力不瀆職,最後督促權力不失職。

以現實題材改編的《破冰行動》中,制毒村之所以做大做強,和他們在當地政府部門、尤其是警局“有人”,有著莫大關係。最近,在寧夏固原隆德縣,文藝作品再次映照了現實。

此外,隆德縣的案例也反映出,在一些基層地區,黑惡勢力盤根錯節,甚至尾大不掉,不能輕易地讓他們自己去查自己,必須讓具體的掃黑除惡工作,在透明的、有監督的前提下進行。如果民眾反映問題的熱情,被有些人轉化為打擊報複的捷徑,那不僅是對掃黑除惡工作的極大破壞,也是對社會安全感極大破壞。

掃黑除惡打傘是一個打破的過程,也應是一個重建的過程。在清除存量的基礎上,把法制有條不紊地貫徹下去,最終構建法治意識、形成法治氛圍,才能保障社會長治久安、民眾安居樂業。

這兩個層面的“膽大妄為”還是在提醒我們,一些地方的保護傘及黑惡勢力,要麼是惡習積弊難改,總是下意識地訴諸暴力,用拳頭代替思考;要麼是,雖然感受到了掃黑除惡的濃烈氣氛,但依然心存僥幸,覺得查不到自己、奈何不了自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