將醫生的收入增加至市場合理水平

  • 时间:

【携女友逃票40次】

承認醫生收入需要提高的另一面,是國家需要增加國民的醫療福利。醫改是個世界難題,因為醫療跟糧食一樣,是人民大眾的生活必需品。對於健康和生命,人們的需求彈性很高,價格彈性很小,信息不對稱嚴重,導致醫療價格總是過於昂貴,並且不斷增長,這在任何一個國家都是如此。而醫保制度,又容易鼓勵人們報銷越多越好,傾向選擇最貴的醫療服務和藥品。

票販子在道德上是被批判的對象,但不得不承認他們是價格發現的工具。我們在嚴打票販子的同時,更應該創造一種機制,矯正市場的扭曲,避免那些恰恰體現醫生價值的“差價”,最後進入票販子的腰包。

北京將在6月15日正式實施北京醫耗聯動綜合改革,3700家醫院屆時取消醫用耗材加成。在此之前的2017年醫改中,北京全面取消了藥品加成。

因此,醫改的成本只能分散到政府、市場和患者三方身上,政府需要增加投入,也需要量力而行;患者需要自助,也需要被兜底;市場則是重要的補充,市場化既包括健康保險,也包括引入競爭、理順結構、定價權下放或取消,盡可能借助市場之手,降低醫療市場的整體費用。

醫改一直在路上,但北京走在了正確的方向上。

讓醫生有尊嚴的工作,提供對醫生的正向激勵,正是醫改的點睛之筆。以藥和耗材養醫,不僅造成了醫生傾向於開“大處方”和“貴處方”,同時因為收入的主要部分來自於藥品加成,從而也懈怠了醫生的職業精神。因此,醫生的收入待遇與用藥和耗材脫鉤,醫生的職業價值得到尊重,才能更好地增益醫生的職業素質。事實上,任何一個行業,只有在獲得了體面的收入,才能夠談得上體面勞動。

不論是告別“以耗養醫”,還是告別“以藥養醫”,都不會是一邊倒做減法。北京醫改有升有降,核心是理順醫療服務價格。

醫療服務價格如何漲價,一直很難拿捏。在此之前,我們的醫療結構里,醫生的服務很便宜,企業的藥很貴。原本是想將醫療定義為廉價服務,讓公眾看得起病,但財政補貼不足使得醫院必須創收,而這種創收衝動一旦投放到市場經濟里便被放大,按下葫蘆浮起瓢,堤內損失堤外補,導致藥價高企,紅包潛行,價格不僅沒有降下去,本來屬於醫生勞動價值和技術價值的正當收入,也不得不以灰色收入的形式存在,降低了醫生的職業尊嚴。

名不正,言不順,則事不成。醫改千頭萬緒,首先要給醫生的收入正名,將醫生的收入增加至市場合理水平,踢掉灰色收入。有一份體面的收入,醫生就無需“另闢蹊徑”。人為壓低醫生收入,並不會得到市場的承認,市場會通過“加成”、“紅包”等手段,把收入提至合理水平。承認價值規律的強制性力量,不做人為壓低價格的“好心事”,結果不會差多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