夫妻倆還要學習民族服裝設計縫製技藝和經營管理

  • 时间:

【20年后打老师开庭】

通過夫妻倆的努力,如今,合作社生產的少數民族服裝款式已發展到20多種,招收了17名學員。隨著經營規模的加大,合作社模式已不能適應市場需求。在雲南省委下派到怒江傈僳族自治州脫貧攻堅工作隊的幫扶下,合作社轉企提上日程,瀘水市家紅興業民族服飾工藝品有限責任公司籌建工作迅速推進。

見過世面的阿家紅回鄉後大膽創業,先是在村裡乾起畜牧業,後又嘗試開小賣部,但都因缺乏經驗而失敗。無奈他帶上妻子再次出門打工,並下決心到瀘水市務工的同時,夫妻倆還要學習民族服裝設計縫製技藝和經營管理。

阿家紅以前曾聽人談過民族傳統工藝帶來的商機,覺得可以嘗試。“我老婆學的是民族服裝縫製,只要有樣品、有圖片,各種民族服裝都能做。”這是阿家紅選擇當裁縫的初衷。另一個原因是,在外多年的他發現,自己心心念念的傈僳族文化面臨失傳或已經失傳的境況,心裡很不好受,想把民族文化傳承下去。有了目標,阿家紅的二次外出務工路走得更加踏實。通過學習培訓,妻子技藝更加精湛,他自己也練就了一門好手藝。夫妻倆最終決定再次返鄉,用手藝開創一片新天地。

據瞭解,6月13日至19日正在舉行的“絲路雲裳·昆明民族時裝周”已將阿家紅的企業與全國知名服裝服飾企業結成“一幫一”幫扶對子,以簽約形式力推傈僳族民族服裝服飾向時尚化、產業化方向發展。阿家紅的企業以及傈僳族鄉親們有望通過新的文化扶貧渠道迎來更美好的生活。(本報駐雲南記者 肖依群 通訊員 李俊英)

環境惡、基礎弱、居住散、整體貧困,這一度是人們對雲南怒江傈僳族自治州古登鄉的評價。不過,隨著脫貧攻堅不斷深入,這個位於傈僳族自治州瀘水市北部的小鄉村正在發生變化。

古登鄉有個傈僳漢子阿家紅,回憶起過去的生活,阿家紅記憶猶新:“小時候生活艱苦,讀完小學四年級後我就輟學了。”迫於“一方水土養不活一方人”的實際情況,阿家紅選擇外出務工,但身在異鄉的他每時每刻都在思念家鄉,最終在10年後選擇回鄉發展。

新平臺新發展,阿家紅躊躇滿志:“公司將在保留傳統傈僳族服飾風格的基礎上進行創新,以後設備配齊,還可以將頭腦里的設計通過電腦展示出來,做出更加適合現代人審美需求的民族服裝,帶領村民致富的同時,把傈僳族服飾文化發揚光大。”

一份手藝、一份真心,阿家紅夫妻的二次創業後期進行得比較順利,他們的民族服裝受到了市場歡迎。不僅如此,還帶動了村裡很多貧困群眾、殘疾群眾開始從事傈僳、普米、景頗等民族服裝的設計加工和民族配飾掛件的加工工作。2018年10月24日,瀘水家紅興業民族服飾縫製農民專業合作社正式成立,掛牌儀式選在阿家紅家中舉辦。

創業之初,由於資金來源困難,阿家紅在購買設備時犯了難。中國水利水電第十四工程局瞭解到他們的情況後,幫夫婦倆買來3台縫紉機、一臺鎖邊機,解了燃眉之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