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們也希望中國的動漫作品進入日本

  • 时间:

【林志玲宣布结婚】

觀點:中日動漫交流,從滲透借鑒到產業合作再到文化認同

金城坦言,對於日本觀眾而言,他們希望的不僅僅是展示過去的經典,而希望展示出中國動漫新時代的發展面貌。“所以我們將傳統的水墨動漫延伸到國風動漫,選取了一些在網絡上非常流行的作品。”這些作品將讓日本觀眾看到中國年輕人的生活狀態,看到年輕人日常的苦與樂。“這些都是第一次進行海外展出,將展現出流行文化視野下的中國形象,讓展覽更接地氣,這也是我們這次展覽的開拓創新之處。”

上世紀90年代,一大批優秀的外國動畫片陸續登陸中國,不少中國年輕的動漫創作者們受到歐美和日韓漫畫的影響,開始了模仿和追隨之路。

金城希望,此次中國動漫作品展,能在日本觀眾心中種下一顆等待萌芽的種子,讓他們感受到中國傳統文化的魅力。“這是一次溝通對話,在未來,相信中日動漫的合作空間會越來越大,我們也希望中國的動漫作品進入日本,成為主流的文化產品,在日本人的挎包、水杯、筆記本上,也能看到我們中國動漫作品的形象。”(文/申卉 圖/王燕 部分圖片由展覽方提供)

金城坦言,從歷史上看,中國老一輩動漫藝術家用獨一無二的民族元素與動畫影像結合,構成一道道令人稱奇的風景,作品中展現出的藝術性與創造力。在此歷程中,中日兩國動漫文化的交流,是一曲美妙的樂章。中日兩國老一輩藝術家交往密切,合作頻繁,留下了許多溫暖而美好的記憶。漫畫大師豐子愷,留學日本期間受到竹久夢二作品啟發,開始了獨特風格的藝術探索,回到國內開始在報紙上發表名為“子愷漫畫”的小畫,這些畫作大多介於“國畫”與“漫畫”之間,以水墨藝術展現世俗生活,溫情與幽默並存,豐子愷也由此被稱為中國漫畫之父。

展覽陣容中的新生力量令人矚目,新媒體漫畫代表作品、林帝浣的《小林漫畫》,以及 Tango、老樹、聶峻、阿梗、姚非拉、Benjamin、早稻等新生代漫畫家作品,將成為展覽當中的一抹亮色。

《大聖歸來》 北京燕城十月文化傳播有限公司

《大鬧天宮》 上海美術電影製片廠有限公司

“中國動漫日本行”系列活動將以中國傳統與當代動漫當中的水墨藝術佳作為領銜,作品包括《山水情》《小蝌蚪找媽媽》《牧笛》等“中國動畫學派”的扛鼎之作,以及漫畫和連環畫作品包括豐子愷《月上柳梢頭》、張樂平《三毛流浪記》、賀友直《小二黑結婚》、萬籟鳴《猴子撈月》等世紀經典。

作品:從水墨中來,中日動漫交流源遠流長

上世紀60年代起,以上海美術電影製片廠為代表,中國動畫《大鬧天宮》《小蝌蚪找媽媽》《哪吒鬧海》等美術片享譽世界,在80年代曾經對日本動畫產生過深遠影響。被稱作日本動漫之父的手冢治蟲在學生時代就看過《鐵扇公主》,當時這個血氣方剛的年輕人立志要終身從事動畫事業。從此,手冢治蟲一手締造了日本的動漫世界,日本動漫成為影響世界的超級IP,他所創作的《鐵臂阿童木》也是中國電視熒屏上的第一部系列動畫片。由手冢株式會社授權、漫友文化引進的《鐵臂阿童木》圖書,更是掀開了中日友好合作的嶄新篇章。“手冢治蟲先生一直對中國神話特別感興趣,尤其是對孫悟空情有獨鐘,他還創作過一部作品叫《我的孫悟空》,我也將其引進到國內。”金城說,時至今日,手冢所繪的孫悟空和阿童木的一張“合影”仍是中國動漫界所珍視的瑰寶,象徵了兩國動漫領域的友誼。

近年來,中國動漫創作正在重新崛起,引起社會普遍關註,也吸引了世界的目光。這次展覽中,除了經典作品,展出的還有許多當代中國的“爆款”創作。取材於中國古代宋畫的《美麗的森林》,以十餘萬張工筆畫構成一部優美雅緻的動畫短片,成為首次入圍奧斯卡的中國動畫;歷經八年創作的《西游記之大聖歸來》,上映時就已經“口碑爆炸”,以獨特視角呈現古典文學名著之精髓,讓這部3D動畫大片超越《功夫熊貓》票房紀錄成為內地影史上最賣座動畫電影,實現了口碑與票房雙豐收等。

一直以來,中日兩國動漫文化交流密切,本次展覽是中國動漫第一次以“國家隊”名義大規模在日本展出,全方位展示中國動漫藝術創作的全景,通過優秀系列動畫、動畫電影、實驗短片和漫畫、繪本、插畫的集中展示,彰顯中國文化的軟實力,以及當代流行文化中的美好價值追求。展覽以鮮活的動漫藝術作品為紐帶,為兩國民眾搭建了友好交流的橋梁。

本次展覽的策展顧問、中國美術家協會動漫藝術委員會副主任、廣東省動漫藝術家協會主席金城告訴記者,這次中國動漫日本行的展覽名稱之所以命名為“水墨動漫”,這是因為中國動漫在走出去的過程中,需要一個鮮明的文化符號。“我覺得沒有哪個符號比水墨就更鮮明,而且容易被人理解,沒有歧義。而且在日本,他們很崇尚中國的水墨畫。不過,這次也不是說所有作品都是水墨漫畫或動畫,我們突出了從水墨中走來的中國風。”

到上世紀40年代萬氏兄弟的動畫電影《鐵扇公主》,曾經穿越國界,成為日本大熒幕上的第一部動畫長片,並給當時年幼的手冢治蟲留下了深刻的烙印。新中國成立之初,由中國藝術家陳波兒和日本動畫專家方明(持永只仁)攜手合作完成的動畫《瓮中捉鱉》和木偶片《皇帝夢》,為中國動畫藝術產業發展奠定了堅實的基礎。

崛起:當代動漫青出於藍 展現當下中國人的日常生活

金城告訴記者,從中日兩國老一輩藝術家交往密切,到如今,日本動漫產業成為國民經濟支柱產業之一,形成成熟的全產業鏈佈局和市場開發,相比之下,中國動漫擁有龐大的受眾和市場,逐漸成長起來的許多創作人和製作團隊。

對於中國動漫作品而言,隨著時代發展,中國動漫從水墨藝術到現代科技,從連環畫到漫畫,再到插畫和繪本,其藝術表現形式日趨豐富,不斷涌現出不同表現形式的經典佳作,而中國優秀的傳統文化,一直是中國動漫藝術取之不竭的靈感源泉。

《我的人間四月天》 金城適逢G20峰會6月底在日本大阪舉行, “中國動漫日本行——從水墨中來”展覽將同期在日本大阪舉辦,併在神戶和奈良進行巡展。展覽開幕式將於6月22日在大阪中央區TWIN21舉辦,同期將進行中日動漫名家對話、中國風動畫電影電視片展映等活動。

他將中日動漫文化的百年交流大致分為三個階段,第一個階段是在改革開放前,中日動漫始終是你中有我、我中有你,這樣的互相滲透與合作也是綿延不斷的。從改革開放之後,通過像《鐵臂阿童木》等日本動漫作品的引進,以及中日合拍動畫片,雙方進入合作新階段,在這個階段,主要特征就是以引進版權為代表的產業合作。到現在,中日兩國的動漫合作已經升華到文化層面的合作。他舉例,去年,中日合拍動畫電影《肆式青春》,當中展現出一幀幀美如壁紙的廣州景色,被網友稱作“看到了新海誠畫風的廣州”,這部電影以北上廣三座城市為背景。其中,執導廣州篇的導演竹內良貴是新海誠御用的CG大師,他專程來到廣州採風,因而創作出《肆式青春》廣州篇。在金城看來,這其實就是中日兩國文化互相認同、彼此欣賞的一種具體體現。“像我創辦的JC動漫館,裡面有很多日本名家的作品,包括手冢治蟲專區、吉卜力工作室專區,這其實也是對日本動漫文化的一種認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