菲妮-张女士在一个微信群中了解到儿童摄影机构吉米宝贝

  • 时间:

【滴滴新规则公示】

楊先生與張女士有類似遭遇,他2016年就在吉米給孩子拍過照片,之後又充值了2199元。今年,他再次聯繫吉米拍攝照片,但店員稱店鋪搬遷了。他到門店時發現,已人去樓空,只剩店鋪招牌。

8月15日上午,瀟湘晨報記者得知,近日,吉米和另一家名為菲妮豆丁的攝影工作室(以下簡稱“菲妮豆丁”)已人去樓空。據目前統計,涉及顧客216名,涉及金額219090元。部分顧客已經報警,並且他們懷疑,這兩家攝影機構之間存在一定的聯繫。

8月15日下午,記者多次撥打三人電話,均無人接聽。

有人推測,這兩家攝影機構的實際所有者可能為同一人。

記者瞭解到,和兩人有類似遭遇的家長目前統計共有216人,涉及金額219090元。這些未完成的訂單大多是“未拍”“沒拍完”“拍攝後沒拿到成片”等。

2019年6月,孩子滿周歲,張女士聯繫吉米給孩子拍照,卻被客服告知“老闆拿著錢跑了”。隨即,該客服告訴她,可以轉去菲妮豆丁攝影工作室拍攝。

員工:為啥有錢買車沒錢發工資除了顧客,前來維權的還有工作室的員工。菲妮豆丁前員工楊女士介紹,攝影機構的一名負責人名叫賀益莉。她6月8日離職,幾天后在微信上向老闆賀益莉討要工資,但對方表示自己剛買了輛車,手頭不寬裕沒錢發工資。這個說法令楊女士疑惑:“買了一輛奧迪,卻跟我說幾千塊錢發不出來?”

顧客:兒童攝影店人去樓空2018年8月,張女士在一個微信群中瞭解到兒童攝影機構吉米寶貝,聽說在做活動,於是預定了一個1198元的套餐。全額付款後,該店約定讓張女士去位於岳麓區一家商場的門店內拍攝。

8月6日,仍在等待成片出品的張女士被拉進一個微信群,拉她進群的是工作室的一名工作人員。“他們告訴我們工作室不會搞了,老闆要跑了”。

7月17日,張女士來到這家工作室,位於岳麓區觀沙路八方小區。這裡的環境令她有話要說:“拍攝條件跟原來的地方不是一個檔次,特別小,衣服也特別少、特別舊……”不過,她告訴記者,既然老闆跑了,能有人接手也算不錯,就拍了照片。

紅網時刻8月16日訊(瀟湘晨報記者 駱一歌)2018年8月,張女士的孩子滿百天。在一個微信群中,她瞭解到一家名為吉米寶貝的攝影店(以下簡稱“吉米”),並預定了一個1198元的套餐。今年6月,張女士決定給滿周歲的孩子拍照,卻被告知這家攝影店“老闆失聯了”。

目前,多名顧客已向岳麓警方報案,並稱將走法律程序維權。

記者在天眼查上查詢得知,菲妮豆丁的經營者名叫賀森林,吉米的經營者名叫劉茂陽。家住八方小區的一名顧客透露,由於他們分別為賀益莉的親友,故懷疑這兩家機構之間有某種聯繫。

之後,楊女士被一名顧客拉進維權群,看到群里有很多交了錢卻沒拿到照片的顧客,她這才明白老闆“跑路了”。目前和她一起維權的還有菲妮豆丁的4位員工,討要工資共1.3萬餘元。

之後,他被告知要去八方小區的一個工作室拍攝。目前,楊先生僅能在線上聯繫對方,且無法確定店面具體位置,無人與他對接處理拍攝問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