儿子仇人-香港前线警员阿迪过去两个月在刀锋边缘执法

  • 时间:

【张艺兴与三星解约】

無悔遍體鱗傷》的文章,文章稱,為維護香港法治,香港前線警員阿迪過去兩個月在刀鋒邊緣執法。阿迪承受著不少皮肉之苦,卻從沒退縮,皆因與暴徒對壘的過程中,他深切體會到這是一場有組織有預謀的行動,警隊若退讓,幕後黑手的邪惡陰謀便得逞,“支撐我們堅持下去的信念是一顆正義長存的初心”。

過去兩個月連場街頭激戰,對香港社會、警隊上下,包括前線警員阿迪來說是一場噩夢。阿迪說:“我只可以說好可悲,我們在防線前與他們(暴徒)對壘,清楚見到他們有些是正在上學的年輕人,一臉懵懂,明顯是被人慫恿走上街頭。”

暴徒裝束一致 有組織有預謀阿迪上下打量暴徒,還發現他們一身的衣束、裝備驚人地一致,“看到全部是名牌護甲、手套、口罩,裝備一致,明顯有人統一發放裝備給他們,是有組織在背後策劃衝擊行動,不可能是自發。”他繼續說,暴徒們的武器也越來越“先進”,“6月時他們就地取材,執起磚頭、雜物向警員投擲,但近月的武器提升,雨傘也專揀有尖銳傘頂的,之後又出動汽油彈、小軍刀,每次收隊我們的盾都凹了。”披厚甲挨天熱 生滿熱痱紅疹加入香港警隊十四五年的阿迪,與一眾同袍過去兩個月都在刀口邊執法,一不小心隨時喪命,而所承受的皮肉之苦也超乎外界所想象,“你能想象大熱天時,我們披著幾十磅的護甲裝備,站在烈日下戒備或跑來跑去拘捕違法者,有多辛苦嗎?”最難受的是厚厚的護甲令皮膚生滿熱痱紅疹,“護甲要有保護功效就一定要夠厚,但天太熱,長期穿著十幾二十個鐘頭,皮膚抵受不住。”他說:“大熱天時,穿著厚厚的裝備已熱出皮膚病,不光我一人這樣,所有前線的手足都有這問題。”“無怨無仇,為什麼當我殺父仇人?”阿迪最長的一次行動,是要連續執勤20小時,由清晨工作至夜深,三餐不繼,“每次收隊回家已累到什麼也說不出話,然後迷糊入夢,但與其說是睡了,不如說是暈了更貼切,但夢境里仍是與暴徒對搏的畫面,磚頭、利刃、汽油彈……樣樣是致命的武器,為什麼我們無仇無怨,他們竟視我們是殺父仇人?”惡劣的工作環境,加上外界強詞奪理的指控,但阿迪從不退縮,皆因他深刻的明白暴力衝擊背後是一個邪惡的陰謀,如果警隊退讓的話,香港便“一鋪清袋”。他也無悔加入警隊,皆因他毋忘初心,“大家當初投考警隊的原因,是出於維護法紀的一份使命感及正義感,即使平日休班逛街,如果看見罪案發生我們也會奮不顧身執法,相比之下如今的暴力衝擊,破壞法治的表徵更顯著,我們更加要堅持到底。”欣喜妻兒支持 感嘆是非顛倒一份真摯不移的使命感,加上妻兒的支持和信任,讓他在紛亂的社會氛圍中抓緊宗旨,最欣慰的是每當兒子看到電視直播衝擊新聞時,兒子都喃喃批評說:“佢哋(暴徒)唔啱(他們不對)。”幼兒園學生也能輕易分辨的黑白錯對,成年人世界卻顛倒是非,最令他感到諷刺不已。

13日,香港《文彙報》刊登題為《無忘正義初心